服务设计思维下的数字出版人才培养研究 A STUDY ON THE PERSONNEL TRAINING OF DIGITAL PUBLISHING UNDER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0

中山大学 传播与设计学院 苏 芸

韩国国民大学 交互设计研究所 潘荣焕

摘要:本文以微软于1999年对电子书未来20年发展的预测为依据,提出了服务设计思维在数字出版人才培养中的重要性,并以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交互设计方向专业硕士的人才培养探索为例,展开了面向未来的高层次数字出版人才培养模式的探讨。

关键词:服务设计 数字出版 人才培养

中图分类号:G4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0069(2017)11-0116-02

Abstract:Based on the Microsoft’s prediction of the development of e-book in the next 20 years in 1999,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the importance of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in the personnel training of digital publishing, and explores the personnel training of professional masters in the direction of interaction design of Sun Yat-sen University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and Design as an example, discusses the future for high-level talent development scheme of digital publishing.

Keywords:Service design   Digital publishing   Personnel training

引言

美国最受尊敬的杂志之一《The Atlantic(大西洋月刊)》2013年5月刊登了特约编辑Alexis C. Madrigal一篇关于微软预测电子书发展史的文章,题为《'Real Books From Real Trees for Real People':Microsoft's Fun eBook Predictions From 1999(“真正的书来自真正的树给真正的人”:微软自1999年有趣的电子书预测)。这篇文章写道,在1999年底,微软为其即将推出的“微软阅读器”(MicrosoftReader)软件创作了一个广告,标题宣称:“这是一个关于未来阅读的故事”,实际上是对微软公司产品的故事式营销,广告插入了一个微软的研究人员和开发人员的对未来20年预测的时间表:“什么样的书将在未来出现”(见图1)。当时所卖广告的这款微软阅读器产品并未能推动图书市场的革命,但这些预测却很有意思,尤其是他们用预测的方式尝试说明电子书将会越来越普及。我们来看看微软在1999年对电子书未来20年发展的预测:

屏幕快照 2018-01-11 上午10.49.11.png

2000年:微软阅读器与ClearType亮相(ClearType是微软的一种清晰字技术,本则预测未来的营销广告就是推广这种技术)。

2001年:电子教科书的出现,帮助减少学生书包的负荷。

2002年:为个人电脑和电子书设备的屏幕提供几乎与纸张印刷品一样清晰的物理分辨率:ClearType可以让200dpi像解度表现得更为清晰。

2003年:电子书设备重量不到一斤,可持续运行八小时,成本低至99美元。

2004年:可阅读电子书、可手写输入以及载有强大电脑程序的平板电脑出现。

2005年:电子书、电子杂志、电子报纸销售额达到10亿美元。

2006年:电子书供应站提供图书和杂志,供应站地点繁衍激增至传统书店、报摊、机场——甚至是半空中。

2009年:电子书的销售在许多类别的销售量开始超过纸质书。电子书的单价较低,但销量较高。

2010年:电子书设备重量不到半斤,可持续运行24小时,并可持有多达一百万种书刊。

2012年:电子和纸质图书竞争激烈,造纸工业进行打广告促销:“真正的书来自真正的树给真正的人”。

2015年:以前的高科技竞争者联手投资,将整个国会图书馆的藏书转为电子书。

2018年:各大报纸出版了他们的最后一份纸质的版本,并全部转移为电子发行。

2019年:对于收藏家、艺术和摄影书籍以及喜欢印刷品阅读体验的人来说,纸质书仍然是很受欢迎的礼物。(词典解释:[书]名词,一种印刷品,通常是缝线或用胶水黏着一个边缘装订,封面是纸板或者卡纸。

2020年:90%的书刊同时提供电子版和纸质版,韦氏辞典把“书”

的第一个定义改为:“书”指的是在屏幕上阅读的电子书刊。(词典解释:[书]名词,一种写作作品,通常会显示在计算机或其他个人电子阅读设备上。)

虽然这个16年前的微软预测在现实时间发生点上并不十分准确,而且实际事实上也所有出入,但对未来几年的数字出版发展仍然是有参考价值的。

运用传统出版物的工作经验去面对数字时代是否还有效呢?微软的Forrester Research公司有关eBooks(电子书)和eReaders(电子书读者)的更多研究,都显示出数字世界的出版物出版运作原理与现实世界有着距大的差距,纸质出版物的“物质性”需要与数字出版物“技术性”结合的工作方式,让处于数字时代高速发展的我们,工作方式更具挑战性。

2016年去世的英特尔创办人之一Andrew S. Grove曾在1999年说过:“All companies will be Internet companies or they will be dead.”

(所有公司都将会成为网络公司或者将会消失)现如今,观察各个传统行业似乎正如他说的,都处在向网络公司发展的趋势中。但是如果不向网络公司发展,是否这个行业就真的就会消亡?那么麦克卢汉所说的:“Xerox made everyone a publisher.”(复印使人人都成为出版者)又是否可以让传统出版行业转变发展方向呢?

数字内容已被互联网的各大门户网站、社交平台、自媒体所瓜分支解了,如何能够把握读者用户的需求、优化阅读体验、提供针对性的网络内容服务是数字出版的主要目标。因此,服务设计思维的引入相当重要。

什么是服务设计?如Stefan Moritz所说的:“服务设计不是一个新的专业设计学科,它是一个新的多学科的专业知识平台。” StefanMoritz的著作《Service Design(服务设计)》一书是在线自助出版领域的行业先行者Lulu.com出版的,是数字出版的其中一个形式。在线自助出版平台正像麦克卢汉说的,每个人都是出版人,并很好地诠释了服务设计思维中的“USER-CENTERED(用户为中心)”重要理念。“用户为中心”也是服务设计领域一本非常重要的经典之作《This is servicedesign thinking(这就是服务设计)中提出的服务设计思考五大原则的首要原则。

目前国内的服务设计领域,无论是在学术界还是在业界都没有形成普遍认同完整概念,但这并不妨碍服务设计思维用于数字出版人才培养的研究,一些院校也已经设立服务设计专业(比如同济大学)或者是筹备中(比如清华大学)。而在业界像前面提到的Lulu.com或者是Scribd.com已经很好地运用了服务设计思维,使协助个人出书成为新的数字出版服务行业。

现在互联网发展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做自媒体人,社交平台、自媒体的高速发展让媒体内容生成规模日益巨大。这使数字出版产业链的板块也在不断地变化,新的产业模块产生新的职能需求,就这需要具有前瞻性的新的人才培养方式。

数字出版的发展正在进程当中,一切都是可变的未知之数。不断发展的新科技在不断地驱动着创新,在此背景下,清楚新技术能为数字出版行业带来什么,并能够根据此设计新的商业模式,懂得驾驭新的工作方式与流程应该就是我们人才培养的方向。

目前,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正在做这方面人才培养的探索,2015年开始了新闻与传播硕士专业(交互设计方向)的高层次新媒体人才培养。其培养目标是:旨在满足当下传媒行业对具有交互设计专业知识与技能的高层次人才的需求,并致力于培养适应中国传媒体制转型需求的、具有良好专业训练和职业素养的高层次专业人才。这是一个跨学科培养、注重项目实训的专业硕士教育体系,在办学方式上积极摸索与行业互动的途径,将教学平台和实践基地的建设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进行思考,通过与互联网、传媒领域的领跑公司长效合作,让教学和社会需求接轨。与此同时,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实验室进行战略合作,进行实验教学体系的研究与探索。在课程和教学方法上不但注重学生传媒专业主义意识的养成,而且还注重学生项目统筹和执行能力的培养,使学生不仅能够运用前沿的新媒体技术进行创意表述,还能具有一定的设计管理经验,可以独立运作媒体产品设计项目。有较好的社会服务意识,具有扎实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有创新意识和实干精神,能够熟练掌握一门外语,具有一定的对外沟通和交流的能力。

这个目标体现了在新媒体环境下高校对数字出版人才培养模式的探索,不但需要依托自身专业办学经验和资源积累培育起来的特色专业,而且需要不断地与业界、学业互动。因应高校的学制建设,人才培养都有一定的时间过程,不可能、也不应该完全保持与业界变化一致,培养人才需要一定的时间沉淀积累和理性的前瞻性思考。

这是否就意味着人才培养出来会脱离现实呢?并不如此,因为这个培养模式还在培养方式上作了调整:采用课程学习、实践教学和双导师制辅导相结合的培养方式。

课程学习主要帮助学生掌握媒体交互设计的基本原理和方法,培养务实严谨的设计思维,通过对媒体技术和设计语言的研习,让学生能够熟练运用新媒体语汇,表达自己的创意构想。实践教学即以项目为导向,带领学生完成具有实践意